【筆尖上的創業5】獨立書店帶出的城市風貌-小陽.日栽、偵探書屋


你對獨立書店的理解與體會是什麼呢?它的呈現面貌越來越多元,有時下的複合式經營,有的也搭配講座活動,推廣文學與凝聚愛書人社群。本季SM系列講座「筆尖上的創業」進行到最後一場,邀請到兩位獨立書店的經營者,一同和我們分享其中的經營故事。

小陽.日栽  蔡依芸

蔡依芸形容,成立書店,每天就像照顧植物一樣,要細心灌溉著。對於她來說,現在自己開了一家書店,雖是意料之外,但也可以說是走在夢想路上。

成立書店的起因,是源於在屏東僅存的獨立書店關閉了,對她來說從小到大的回憶突然消失了,想想自己是不能沒有書的生活。因此她兩手一揮,「乾脆自己來做吧!」的想法就此產生。

當初找到這塊土地,是跟屏東縣政府租借來的。這棟擁有80年歷史的日式建築,當初作為日本機場的重要軍事基地,在富有歷史意義下,讓蔡依芸很快就決定從這裡開始。原本是3人利用上班剩餘時間經營,一切從荒地開始,靠雙手重建起,一草一木親自種下,整棟建築物從無到有、包括房租到整修都是靠著正職收入。經過半年整修,老屋有了它嶄新的面貌,但後來為了更用心經營,蔡依芸便決定離開正職出來創業。

小陽.日栽不定時會舉辦藝文相關的社群活動,不論是講座、音樂會、電影欣賞、新書發表,都在這純樸屏東小鎮的一隅裡發生,藉由邀請講者南下、舉辦各式活動,來帶動這裡藝文氣息。「進來屋內參與活動的人,通常都會待到最後一刻。」大家無不被這樣的書香氛圍吸引著。而後,甚至受到陳綺貞本人的指定,願意到小陽.日栽的現場舉辦演唱會,這是蔡依芸想都沒想過的。

這裡的二手書來自各地的捐贈,新書則是蔡依芸的私人選書,每一本都是她自己完全看過覺得很棒的,才會推薦給讀者。大家有空時,不妨到國境之南走走,到小陽.日栽和蔡依芸聊聊書,也許你會有截然不同的感受。

 

偵探書屋  譚端

曾是財經記者出身的譚端,不諱言地說,「經營書店,就像是出家一樣,第一個自己要相信,第二個要自己真的喜歡、才會有熱情。」對他來說,開書店就像在修行,沒人看、沒人買也無所謂,因為他深信,書的存在本身就能影響人。

一個書店的架構很簡單,只要一個空間、擺放一些書就完成了。重點端看你投入的用心程度,這是才是成本最大的。他認為,不管是哪種類型的書店,在現今社會都處於弱勢。「這麼多媒介在講故事,例如臉書、微信等等,甚至連超商都在賣書了,」你一定會想書店還有存在的必要嗎?

但譚端肯定地說,書還是有它的不可取代性。他認為,書店不只是賣書,而是思想與思想、靈魂與靈魂。他反問,「難道經營書店只能有商業成分嗎?」在他看來,書店其實是一個城市的精神面貌,一個社會的知識架構。例如,在北京或在台灣,當你走進一家書店,往往會看到「如何致富」、「如何快速成功」這類型的叢書賣得很好,其實它就反映了當下社會的生活類型。

開設全台第一家以犯罪、推理、間諜小說為主的獨立書店,有人問,為什麼單純只進這一類的書籍?譚端分享,我們從小就被教育成為考試機器,崇尚實用主義,偵探小說反被當做浪費時間的讀物。他倒覺得,工業化的標準之下才讓這個社會變得很無趣。他認為,偵探小說縝密的劇情、創新的犯罪手法及追求正義、突破重重線索的偵探主角,反而能刺激讀者腦袋,激盪出跳脫框架的思考模式。

譚端最後以身作則,鼓勵大家說,「凡事沒有絕對,時代轉變的速度超出你的想像,也許你今日堅信的事日後就被翻轉了,」因此追求夢想永遠不嫌晚。他堅定的說,「我40歲以前是媒體工作者,43歲才開了書店,在眾人不看好的情況下我選擇做這件事,但卻也是我目前做過最快樂的事。」

 

 

Leav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three − two =